参与 Final LoveLive 转播是怎样一种感受

其实我去完回来就想写一篇这样的感想,但是一直没有酝酿好情绪,直到今天,我的工作生活发生了一个在我控制范围之外的变化,我才联想到这一件事。至于工作的问题,后面有机会再说。以下开启知乎体。

我没能去现场,去现场实在是难,难于上青天。不过我有幸买到 4.1 广州站转播的票,比只能在场外打 call 的 dalao 们是幸运一点。能参加这一次的转播其实我感受挺深的,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参加 LoveLive 的演唱会(转播),也没想到这会是最后一次。

其实一开始我知道可以参加 LoveLive 演唱会转播的时候,我是拒绝的,因为你不能让我去香港我就马上去,而且实际上我已经是半退圈状态,虽然有收集一些 LoveLive 手办周边啥的,但是游戏已经很久没碰过,虽然最后一次连抽到两张 UR,这也没有激起我的热情,反而让我觉得是时候结束了。直到我得知有 Final LoveLive 广州站的演唱会转播以及购票渠道,而冥冥中,我觉得时候后借此机会,对我的 LoveLive 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(虽然叫做 Final LoveLive,但是我以为只是响应剧场版的名字,并不知道这是终结演出)。可能有人会觉得,比起某些真爱dalao来说,我不配拥有这张票,买到票后我也时常这么想,但是我不能否认,这对我来说可能是一个人生中的转折点,对我以后要走的道路可能会有重要的意义。

荧光棒

参加演唱会之前,我临时买了应援用的电子荧光棒还有30支一袋的极橙OU化学棒,复习了一些以往的演唱会,学习打call,但是不能说是熟练。演出当天,演出前1小时我打车到达剧院,这时门外已经聚集了一大波dalao,里面也排起了长龙,我还妄想能有场贩销售,实属天真,早在上午9点就已被抢光,虽然大部分都是被黄牛买走,但是我这种下午才到的人也是不值得拥有。

排队

排队进场后转播开始前,大部分人都在根据背景音乐来练习挥棒以及打call,直到直播开始。镜头直接东京巨蛋会场,中央舞台被光点的海洋包围,而我们仿佛就是这片海洋的一份子,涌动着激情。穿透屏幕,我们和现场的观众一起,聆听着演出现场的背景音乐,打着call,热情地等待9位小姐姐的登场。随着会场忽然的静寂,音乐响起,9位小姐姐们让人熟悉的歌声纷至沓来,现场以及转播现场的我们达到沸点,不自主的疯狂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,迎接她们的到来。不得不提转播的一个好处,就是有大量的特写镜头,每一个小姐姐都看得清清楚楚,而现场位置不那么好的观众就只能感受舞台上的小姐姐,或者观看远处的大屏幕了。

准备开场

就算不会打call,身体也会跟着一些带领打call的dalao们律动起来,根据小姐姐们的演唱变色,听到喜欢的歌曲,感动下泪。但是顾着打call的正确性,很多时都会忘了感动。有几次熟悉的歌曲唱到泪点的时候,几声fuwa硬生生的把我的眼泪塞了回去。我不是反对打call,但是有时打call确实影响到别人的观感,因为打call追求的是整齐和大声,却不包含感情,一句含情脉脉的歌词,搭配的是一句句怒吼,会一定程度影响现场的感官享受。

encore部分,虽然小姐姐们听不到我们说话,但是我们还是喊得声嘶力竭,仿佛声音真的会通过某种媒介传达到巨蛋现场。第一次encore换来了最令人感动的 snow halation,但是因为我是首次参加演唱会,掰荧光棒略显笨拙,变成八爪鱼之后果王独唱部分已经结束,我甚至没有留意到,白白浪费了一次终极的泪点,是我全场最大的遗憾。不过大家都十分整齐迅速,令人欣慰。然而我此时才知道,Final LoveLive 真的是 μ’s 的最后一次演出,虽然不会解散,但是也不会再有演唱会以及新曲,顿时倍感失落。第二 encore 部分,μ’s 成员以剧场版最后的装扮,歌曲以及布景,完美的重现了最后的演出,想到剧场版的主题,不禁黯然。

转播终止,现场观众仍然意犹未尽,自发演唱了几曲,但是我挥舞荧光棒的手臂已然麻木,脑袋已被掏空。好一会儿之后,大家才开始陆续不舍地退出会场,剧院门口ller围得水泄不通,看到场外的ller也满头大汗,看来他们对打call也没有怠慢。人群久久没有散去,而我只是默默地离开了此地。

离场1

离场2

原想借次机会ll毕业,没想到却更加的不舍。人啊,总是到了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,我再次切身体会到这条真理。虽然小姐姐们不会再一起出场,但是我相信每位小姐姐的演艺事业都不会就此终止,衷心祝愿各位小姐姐前程似锦,也感谢小姐姐们让我找回追逐梦想的感觉。此时此刻,我将带着 μ’s 的精神重新出发,被工作冲淡的生活中,重拾梦想。

μ’sic forever!